徐良興

匠人小檔案

姓名:徐良兴

年龄:34岁

工龄:9年

岗位:油漆组长

匠人心語:我理解的工匠精神,其實就是在每一個細節上都有一絲不苟的追求,不能只顧及效率而放鬆對工藝、程序的要求。

2007年,中國豪華車市場方興未艾,在這一年4月,寶利德第一家,同時也是紹興地區第一家奔馳體驗中心在袍江工業區開業,拉開了紹興豪華車市場蓬勃發展的序幕。

門店開業一年多後,一個瘦高個兒走進維修區,站在當時的油漆組長姚偉棟面前,說自己想學做油漆技師。而姚組長不會想到,就是這個從沒接觸過油漆行當的小夥子,在寶利德一干就是9年!

“高齡小白”的精進之路

徐良興來自金華蘭溪,出於對汽車的喜愛和對汽車行業的憧憬,他毅然決定半路出家,從家電維修老師傅轉身變成汽修學徒工。徐良興考慮到自身並無汽修基礎,所以選擇相對比較容易上手的油漆門類入門。但他後來的經歷證明,容易上手不代表沒有挑戰,技藝精進的道路上,所耗費的精力及遇到的挫折,絕不會比其他行當要少。

因爲“出道”比較晚,徐良興始終有一種年齡上的危機感,所以工作之後,他想方設法地去填補時間上的“鴻溝”。徐良興常常利用空閒時間,去找一些報廢的車門或者保險槓等部件練習技藝。

在外行人看來,汽車噴漆也許和刷白牆差不多,殊不知整個流程下來,需要經歷數十道工序,從最開始的損傷評判、鈑件除油、舊漆打磨,到原子灰施工、噴中塗漆、打磨中途漆,再到烤房噴底色漆、清漆,直至最後的拋光,期間還要做好油漆的調配和車身的遮蔽,其中任何一道工序要達到精通都需要下苦功夫。徐良興最先遇到的一道坎便是原子灰施工。

要知道,即使鈑金師傅手工再精細,修復完的鈑件也無法做到完全平整,因此原子灰就派上用場了。原子灰俗稱石膏,它的作用是填平表面的凹凸。原子灰小面積的施工,徐良興很快就學會了,但較大面積的比如半個車門的施工,一度成了他的夢魘:儘管師傅一遍遍傳授,自己也一次次嘗試,卻始終無法做到平整。這讓他痛苦不堪,以致於睡覺都不安穩。但有一天,就像高僧“得道”似的,徐良興突然間就來了感覺!這種“感覺”,事後他也難以用理性的語言歸納總結,有了就有了,今後便幾乎再無失手的時候。

其實,所謂的“感覺”就是一種量變到質變,看似虛無飄渺、難以言說,卻又是匠人身上實實在在的一部分。有了“感覺”,你纔算入了行。

當然,有些技藝是需要用科學的試驗方法、數據化的方式去歸納總結的。學過繪畫的人都知道調色的重要性,油漆技師同樣如此。繪畫調色還能有主觀上的彈性空間,汽車噴漆是決不能容忍有色差的。爲了調出與原車漆一樣的色彩,徐良興面對幾十種色母,花費了無數時間精力來摸索和驗證配方,記錄分析每一次數據。

徐良興覺得,所謂“工匠精神”,對照他的工作,其實就是在每個細節上都秉持一絲不苟的追求。曾經,由於人員離職,油漆組只剩下姚組長和徐良興兩人,工作量一度很大。在持續一個多月的日子裏,徐良興每天晚上都加班到將近十點,期間未曾休息一天。在這種情況下,“油漆二人組”依然嚴格遵守標準操作流程。油漆的工序不僅要靠人的技藝,同時也需要時間的沉澱。比如兩道工序之間需要靜置兩個小時,如果減少到一個小時,那今後必然就會出問題。

也許有人會說,油漆做的好壞,平整度、光潔度、色差等都能非常直觀地展現出來,所以油漆技師們纔會認真對待。這話有道理,但又不完全正確。徐良興坦言,近十年的工作經驗,練就了他比普通人更敏銳的觸覺與觀察力,許多微小的瑕疵即使客戶覺察不出來,但他依舊不願放過。雖然油漆的修復絕不可能做到100%的完美,瑕疵也終究會存在,但有些人就止步於99%,匠人則會在條件允許的情況下,向着無限接近100%的完美進發……